_篮球新闻,不会等太久

作者:红世一足668614    发布时间:2019-12-31 08:19    浏览:152 次

[返回]

北京时间11月2日,凯尔特人球星戈登-海沃德在Facebook上发文,透露了自己遭遇赛季报销重伤后的经历,他表达了对大家的感谢。以下是海沃德的全文: 这个战术我跑了无数次。 上赛季在爵士时,这是我们标志性的战术之一。每场比赛乔-英格尔斯都要给我扔一次,这次战术显得更长,我有两个选择:绕过掩护后跳投,或者溜底线。 我记得自己绕过克劳德的防守溜底线,凯里-欧文扔出了空接,我跳起来试着接到,就在这时勒布朗-詹姆斯从另一侧杀过来,我被前后夹击,大家都在努力拼抢。我有很多次在空中被撞失去平衡的经历,也有重摔倒地的经历,多数时候我都没事,立刻起身。 这次在空中时我并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同,我知道当你在空中失去平衡时会下意识觉得自己会摔得很惨,但很多时候你能调整好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平稳降落,还能避免落在任何让你受重伤的东西上。 这次,我的脚被压在了身下。 那一瞬间我就感觉不妙,当我落地时并未感觉到多疼痛。我爬到一边看到自己的脚,它已经变形了。我的第一感觉是:“哦大事不妙,它伤得不轻。”恐惧向我袭来,我跟裁判说:“嘿看这个,你得终止比赛了。”那个时候看上去也没有特别疼。 疼痛感突然袭来。 就像一瞬间我的脑子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我开始感受到剧痛。医疗组迅速冲向我,不管多久——三秒还是五秒——我只记得坐在那里看着我的脚,感觉就像时间定格。骑士队医罗斯内克医生鼓励我,称他们想先帮我复位脚踝,我忍住了,他们动手的那一刻我感受到剧痛,那可能是我一生中经历的最疼痛的时刻。 医护人员开始把我抬上担架,我的脚还在动,但我的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些。我记得勒布朗走上前,我值得凯里和很多我的队友和教练都跟我有交流,他们都在为我祝福祈祷,但一切的记忆都很模糊。当医护人员把我抬上担架时,我的脑子里想的都是:全完了,我付出了这么多努力,来到新的球队,现在居然发生这样的事。 这会对我有怎样的影响?我还能复出?还能重新打球吗?我是不是要完蛋了?我的生涯结束了吗? 我现在该怎么办? 沉重打击 故事本不该这么发展,揭幕战之夜大家都很兴奋。NBA回来了,凯里重回克利夫兰,有人嘘他,也有人为他欢呼。这应该是场重量级对话,对手是勒布朗和骑士,我是这场交锋中的一份子。新赛季开始,让我兴奋异常。 不过现在不是在这场焦点战中出场,而是带着速贷中心的理疗室里,接受X光检查。那里跟我第一个聊天的是以赛亚-托马斯,他已经回到理疗室。我记不得他具体说什么了,但我知道他在为我祈祷。他就在那里,从那一刻起我很快就知道他是多么特别的家伙。 X光结果出来了,大夫跟我说:“你的脚踝骨折了,我们会打几个电话,看看大家希望你怎么做。”当时的计划是我立刻跟球队飞回波士顿,然后径直去医院,明天再做决定。 我的太太Robyn给我打电话,但我当时没接。意外发生时,她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他们替我接的电话,她一直在说:“很抱歉我没法在现场帮助你,我希望能分担你的痛苦。你需要我做什么?一切都会没事的,上帝有他的安排。” 我被推回了更衣室,等着比赛结束。我感觉那是最漫长的半场比赛,每个人都试图安慰我,跟我说没事的。我知道他们是好意,不过我当时满脑子里都是担忧和压力,我真希望能做点什么能缓解一下,能让我奇迹康复,我的脑子里开始被负能量充斥,我一直在想着变形的脚踝,它是好不了了。 即使能好,也要花很长的时间。 比赛后,他们用救护车把我拉上了球队包机。我的脚被一个又小又软的东西包裹着,以便在飞机上固定。我吃了一点泰勒诺,那不是纯正的止疼药。所以我的脚踝感觉还不错,直到抵达波士顿的医院时还是差不多的样子。 上飞机并不容易,我在担架上需要被抬上两层楼梯。有4个人抬我,史蒂文斯教练是其中之一。还有25个人想帮忙,但他想成为其中之一,我知道他就是那样的人。我的父母一起来克利夫兰观赛,他们跟我一起飞回家——我妈妈坐在我旁边,爸爸坐在对面。他们有张桌子让我把脚抬上去保持不动。整个飞行期间,我的努力不动。 回程的飞机上,大家都上前鼓励我,这让我很感动。他们都是我的新队友,我只跟他们相处过几个星期,他们的关心如此真诚,这让我倍加感动,我也会终身难忘。 回到波士顿 Robyn来机场接我,她陪我坐另一辆救护车去医院。有她在真好,史蒂文斯教练、他的太太Tracy、我们的总经理助理MikeZarren也一同来到医院,办理住院手续的时候一直陪着我们。考虑到我们刚打完一场比赛,这实在是不可思议,明天球队还有一场背靠背。他们实际上什么也做不了,当时大概凌晨2点钟了,但他们还是留下来只是确保我们没事。接着Robyn试着跟我睡了一会。 六点钟医生进来告诉我们他们打算做个正式的X光检查,还有计算机辅助测试扫描和核磁共振检查,来360度检查我的脚。所以我们整个早上都在检查,剩下的时候讨论手术的事。 接下来一天就像慢放一样,安吉过来给了我一些手术的意见。史蒂文斯教练又回来跟我呆了一会,他问我能帮我做些什么,我已经记不得这一段了,人们说当时我想要一个篮球。几天后我回到家,Tracy给我拿了一个。 关于手术,我们需要做很多决定。我当时并不在做决定的最佳状态,所以我只是倾听不同的意见和建议,让我最信任的人来做最终决定。我只知道需要尽快手术然后开始康复,然后傍晚6:30我们决定当晚就做手术。 手术前,球队里的海瑟-沃克建议,我们该录制一段视频能在主场揭幕战时播放给波士顿球迷看。我觉得这主意不错,不过那时候我都没怎么睡,24小时里大概只睡了3个小时。我们刚刚决定手术,我脑子里还在想不能打主场揭幕战的事,所以我不知道说什么。不过我收到了太多信息,我想至少感谢所有一直为我祈祷的人们。 医生的初始诊断结果还不错:“你的腿伤确实很可怕,不过如果手术顺利,我会完全康复。” 手术总共分为三个部分,首先是修复骨头,这是最容易、最直接的部分。接下来是修复撕裂的韧带,这也相对容易,第三部分则是未知,也是医疗团队最担心的。检查显示的一个亮点意味着可能有软骨损伤,如果是真的,那就不妙了。 我问:“这意味着什么呢?” 他们说,要等到打开我的脚看看才知道。 没过多久,医生准备好手术了。我有了解脱的感觉,我在祈祷手术顺利,而软骨也会没事,我只想手术快点结束。他们给我打了麻药,我醒来时感觉超级无力,我的脚感到疼痛和沉重,还带上了保护套。当时是凌晨五点,我只想睡觉。不过当时我把护士喊来问她:“手术怎么样?医生怎么说?”她说:“医生早上会跟你说,不过据我所知,手术很顺利,你应该去睡会。” 几个小时后医生进来了,手术非常成功。屏幕上的亮点跟手术无关,一切都非常顺利。能听到这些太棒了。 宅在家里 几天后回到家,我们把一张病房床放在卧室里,这让我能陪Robyn和我们的两个女儿Bernie和Charlie。 我从医院回来后,两个女儿都很开心,不过他们也对我脚上的东西很好奇,对我的拐杖也很好奇。(Bernie两岁,Charlie一岁)他们喜欢我的单腿脚踏车,他们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脚踏车上有个小篮子,Bernie对所有有篮子的东西都很着迷。他有一个小购物篮,上面放的都是她的小娃娃和小狗。他想我把她的小狗放在我的篮子里骑,感觉很搞笑。 当时我需要脚踏车来代步,两个孩子都想试试,而且不要别人帮忙,这很不安全。但Bernie很有意思,她把脚放在脚踏车上,并尝试像我一样吧脚放上去。看他这样很有趣,说实话也很神奇。只有两岁她已经意识到我在干什么,并且想模仿我。 Bernie对我的伤口也很痴迷,我们告诉她爸爸有个巨大的伤口。如果我在卧室里,她会跑进来一直喊着“妈妈!妈妈!爸爸有个大伤口。”Robyn会说:“是的,我看到他的伤口了。”接着Bernie就会爬上去亲亲它,并给伤口一个拥抱让它感觉好点——因为她受伤时我们就是这么干的,Bernie最喜欢的节目是DocMcStuffins,她喜欢演医生。 所以我受伤时,Bernie很喜欢。 至于Charlie,她还什么都不懂。不过她也知道发生了一些事,她不想被排除在外。她只是跟着姐姐跑来跑去,想我在踩脚踏车时抱抱她,我满足了她的愿望。 很多感谢 虽然我的恢复才刚刚开始,但我已经有很多人要感谢了。 首先是Robyn,没有她我生命中的很难难关都过不去——尤其是过去几个月。当我坐在克利夫兰的更衣室里,首先进入我脑中的念头之一就是“Robyn现在在干嘛,现在除了两个女儿,她还要找照顾我了。” 从我们说话的第一分钟起,她就跟我说:“别担心我,我没事”。她一直在医院陪我,即使回到家,她也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我现在要吃很多药,他都要规划好时间。你每小时只能吃这么多,她有一张专门的表格纪录这些。她也在一直鼓励我:“复出时你会比过去更强,你会没事的,但我们现在就得开始努力了,所以现在就开始吧。” 她让我大笑,她就是这么支持我,帮助我,我怎么谢她都不为过。 我也想感激那些支持,我不敢相信每个人发来的信息,有太多人祝福我、为我祈祷了。很多人都发了推特或者信息,可能有些我没读到,不过我已经尽力读它们了。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这些东西过去几周对我的帮助有多大。 当你以为你的世界坍塌了的时候,你开始意识到身边有一帮支持你的人多吗重要。我想特别感谢NBA大家庭里联系我的每个人,我想强调,身处这样一个特殊的家庭有多么特别。 我只在波士顿呆了很短的时间,就有红袜队和爱国者队的球员身穿我的球衣发布视频,感觉不可思议。整个波士顿社区——从职业运动员到我很快认识到他们有多棒的凯尔特人球迷,他们让我感动。我只为凯尔特人进过一个球,他们让我感觉自己整个生涯都在波士顿度过一样。 我真的很感激同样经历过赛季报销的人发来的消息——像奥德尔-贝克汉姆二世和JJ-瓦特。他们能联系我感觉很酷,保罗-乔治也第一时间也联系了我,我平时就有跟他经常发短信,他受伤时我也有支持他。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我经历了、并且还会经历什么。我很感激他立刻联系了我,他是我一直有联系的人。 科比在Instagram上给我发了支持信息,然后给我发了邮件。科比是我一直倚赖的人,自从跟他一起训练以来,他就一直支持我。我无法用言语形容他的支持对我的意义,他是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也经历过这些伤病。他跟我的伤不一样,但他经历过毁灭性的伤病,那封邮件对我意味着很多。 接下来是犹他爵士,我今年夏天刚刚作出艰难的决定离开球队。他们从管理层、到教练、到所有的队友很快站出来支持我,他们不断展示着他们在任何方面都是一流的,我很幸运能效力过这样一支球队。 巴拉克-奥巴马也给我发了一封邮件,这很了不起。 我还想特别感谢McKeon、Schena和Slovenkai医生,他们在新英格兰的巴普蒂斯医院完成了我的手术。波特医生也一直在向我提供最新信息,他们让我确信自己得到了最好的医疗帮助。 最后,凯尔特人在任何方面都是顶尖的存在。他们知道我整季都回不来了,但他们一直确保我能有需要的所有资源,让我觉得自己是球队的一份子。整个凯尔特人大家庭里有太多不可思议的关爱他人的人。 老实说,对大家的善良之举我无法用言语形容。 回归球场 所以我现在该怎么做? 我开始观看比赛了,首先看比赛的沮丧感会让我筋疲力尽,因为我知道自己无法成为球队一份子,我甚至不能随队。只能作为旁观者关注球队让人很难接受。 不过我已经决定停止这种消极的想法,改变思想观念。我知道我无法在球场上帮助球队,但我会竭尽所能帮助队友和教练。不管是录像分析还是提供指导和领导力,我已经等不及回馈球队了,我得到的已经太多。 我们球队里有很多年轻、仍然兴奋的年轻人,性格还超好,我欠大家的,我想找到办法贡献力量。一些年轻球员的成长速度需要比计划的更快,他们需要承担更多责任。不过这对他们的NBA生涯并不是坏事,多经历会让他们收获更多。我仍然相信赛季结束时,我们能成为一支特别的存在。 我一直在想象踏上花园球馆地板、上演主场首秀的情景,首秀要稍微推迟了,不过随着我的恢复分进行,那一天也越来越近。我已经想象着跟波士顿的所有人分享这个时刻了,我仍在了解这座城市,但我得到的已经超过了想象。 现在是时候回报的时候了,我们开始吧。

图片 1

北京时间11月2日,据ESPN报道,已无缘本赛季的凯尔特人球星戈登-海沃德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发表名为《刹那之间》的文章,回顾了自己在揭幕战受伤以来的点点滴滴,讲述了自己两周来得到的各种人们的支持。 海沃德承认自己的手术修复了脚踝的骨折情况和韧带撕裂情况,他同时也承认自己本赛季将不会回归。 “凯尔特人处理各方面事情都是顶级的。他们知道我本赛季将无法重返球场,但他们保证我会得到所需的任何资源,也保证会让我感到自己仍是球队的一员,”海沃德如此写道。 在文中海沃德还详细复述了他受伤的那一刻,这也是为何他将这片文章命名为《刹那之间》。 “一瞬间,我就知道有些事不对劲,当我落地之后,还不是特别疼。我转过身来,看到了我的脚,它完全朝向了错误的位置。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哦,这不太好,情况非常糟糕啊’。” 海沃德还透露骑士队医詹姆斯-罗斯奈克博士在场上复位了他的脚踝,以赛亚-托马斯则一直在医疗室陪伴他,他还坦承自己非常惧怕未来漫长的康复过程。 揭幕战赛后海沃德与球队一起飞回了波士顿,他提到要把自己搬上飞机是多么困难。 “他们要出4个人来搬运我,(布拉德)史蒂文斯教练是其中之一,”海沃德回忆道,“当时可能有25个人想要帮忙,但他希望确保自己是把我搬上飞机的人之一。” “我想说的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海沃德还表示无论是手术之前还是之后,他都从医生那儿得到了积极的病情反馈。 “医生给出的最初诊断结果相当好,‘如果你受到了恐怖的脚伤,那这个就是了’,他们就这样直白地告诉我,”海沃德写道,“虽然看起来很糟糕,但他们告诉我只要手术成功我就会完全康复的。” 尽管医生在手术前发现伤处扫描图像上有个软骨斑点,但在手术中他们没有发现需要额外处理的伤病。 “手术真的非常成功。扫描图上看到的软骨没有受伤,不需要担心,”海沃德写道,“一切都进展得很好。” 在文中海沃德感谢了许许多人给予他支持的人们,其中包括哪些曾遭受赛季报销重伤的的球员,比如保罗-乔治。他还透露科比-布莱恩特私下发来了问候,甚至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也发来了邮件。 现在的海沃德正积极地养伤,他已经开始展望未来重返球场后的场景。 “我一直都在想象踏上花园球场、以绿军球员的身份上演常规赛首秀的场景,”他这样写道,“现在这件事要推迟了。但在我康复的每一天,我都更加靠近那一天的到来。我已经想象过和波士顿的每一个人分享那个时刻。这座城市仍然等待我去了解她,但在那之前我已经通过超越自己想象的方式和她联系在了一起。” 在与国王赛前,史蒂文斯教练透露海沃德已经参观过球队训练,最近还把脚上的石膏换成了辅助固定脚套。他说海沃德的心态很高涨,一直做着任何能够让他保持活跃的事。 “我所了解到的不多,但他确实在练轮椅投篮,”史蒂文斯说道,“他看来精神状态非常好,这是最最重要的。” “显然,我们都期盼他能完全康复归来,但那会是条漫漫长路。所以最最重要的,仍然是他的感受。”

坚信一定重返巅峰 回顾海沃德生涯十佳球

讯 北京时间6月27日 波士顿凯尔特人前锋戈登-海沃德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发布了一篇名为《不会等太久》的长文,详细介绍了自己最近二次手术的经过以及生活状态,并对下赛季的凯尔特人是踌躇满志,以下是全文翻译。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了,最近我接受了第二次手术,主要是去除掉在我揭幕战受伤接受手术后留在我脚踝内的钢板和螺丝,本来这也并不在我的康复计划之中,但是我可以很开心告诉大家我马上就能健康复出,我非常确信自己可以恢复常规状态并出征下赛季的比赛。

关于我脚踝里面的硬物,真的算是小插曲,一切都发生非常之快。

之前我的恢复非常不错,我已经可以做一些切入和跑跳,要知道起初这些要运用爆发力的动作我还不能百分百去发力,但已经慢慢朝着这个方向前进了。

只不过那天我突然感觉脚踝外侧还是有点疼痛,像是在腓骨肌腱的位置,因为我每日都会向医疗康复组汇报的伤情,所以我很快告诉了他们,同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凯尔特人训练团队认为可能是首次手术时植入的硬物造成现在的不适。

不过他们也不敢确定,毕竟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我现在到底是怎样的一种身体感受。

反正我感觉是挺痛的,总之让人并不是很舒服。

因此我马上联系了我第一次手术的主治医师,也是我这恢复的顾问波特医生,询问了一下他的看法。我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感受,他认为造成这种结果会有几个原因,所以他立马就对我们进行了检查,他认为要么只是简单的肌肉酸痛,这和训练量有关,如果是这样,只需要按原计划进行训练恢复,主要是增加以下脚踝力量。到时疼痛感自然会消失。当然也会是其它原因造成疼痛。

因此我和大家一样都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

所以我们马上赶回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做了一个叫做Cybex的检测,主要就是检测一下我脚踝的力量,初次结果显示我左脚踝的力量要明显弱于右脚踝,大概左侧脚踝只有右侧70%的力量,这30%的差距可是非常大的,因此医生马上就觉得不太对劲。

波特医生马上往我左脚踝注入麻药,并再做同样的检测,这一次我左脚踝的受力和右脚踝几乎是一样的,甚至要更强壮,于是波特医生得出结论,我左脚踝的疼痛感并不是训练所致,但是如果任其发展的确会影响到我的恢复进度。

最终结果显示是里面的硬件造成现在的问题,按照医生的意思这种情况的确非常少见,平常根本无需拿掉这些钢钉,在我第一次手术后医生也曾告诉我“或许这些钢钉永远都不用拿出来,不过也不好说。”

因此我们和所有的医生包括管理层马上来到波士顿开了一个会,最终决定做手术取出这些钢钉。

第二天波特医生就给我做了手术,把我脚踝里面的钢板螺丝全部取出,现在我脚踝里面里面已经没有任何硬物,就是多了几个小洞,只有等他它正常愈合就行了。

说实话,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情,毕竟有其它物体植入你身体,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谁知道你身体会不会排斥,或者发生感染这样的情况,现在我的脚踝里面终于没有钢板和螺丝,我未来再也不用担心这个事情了。

他们说我的手术非常成功,只要等待手术伤口的愈合,这不会需要很长的时间,也就4-6周我就能重新回到训练,到时也不会有任何的疼痛。

尽管这种情况的确很少碰到,既然发生了,那就既来之,则安之。

激动人心的前景

除了这个插曲,我之前的恢复都是非常顺利的。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有球训练了,甚至已经和布兰登-拉什进行一对一训练了,那种感觉很棒,虽然还不能五对五全场训练,但我预计也很快是可以达到那种程度了,想想就让人兴奋。

现在我也不好说会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待多久,肯定一切都以恢复为前提,感谢 St. Vincent’s Sports Performance对我的悉心照顾和治疗,感谢这里的所有的医护人员,让我重新开始跑跳,现在又做了一次手术,可能他们又要重新来一遍了,跑步啊、横移啊、跳跃啊这些有助于我康复的事情我又得重新做一遍了。我对之前这个过程还记忆犹新呢,我估计自己都可以独立完成这些了。

还好一位医生告诉我恢复非常理想,比上次愈合的要快,这总算是一个好消息,让我们缓了一口气。

起初几周我又不得不回到第一次手术时的状况,又得穿保护靴,然而等着拆线,反正也不能做其他事情,只能做一些医生允许我做的事情。

不过两周以后我估计就可以脱掉保护靴了,我非常兴奋能够重新回到训练场,估计七月我就又可以开始跑跳训练了。然后就是切入、横移等训练,等到这一些都弄完后在七月底就可以参加全场的五对五训练了,那一直是我梦寐以求的。

在波士顿的美好夏天

不过过去的几周让我有难得的时间停下来好好陪陪我的家人

回到家的感觉,显然比回到酒店要好多了,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一周我有五天训练,吃住都是在酒店,只有两天时间可以回家,总算这段时间有了一个正常的生活节奏,和家里人一日三餐,这种感觉棒极了。

女儿们长得也太快了,这个夏天她们都过了自己的生日了,Bernie一周前刚刚三岁了,我们举行了一个生日趴,对她来说这绝对极其特殊的一天,因为那天所有的布置都是为了她,能够看到Bernie和Charlie实在是太棒了,这才是生活,这才是有孩子的欢乐所在,我愿意这样静静看着她们长大。

这是我在波士顿的实实在在的第一个夏天,凯尔特人的很多工作人员建议我去科德角还有玛莎葡萄园岛,我或许真应该抽点时间去一趟,我还真没好好逛过这座城市,我自己已经很期待了。

前途光明

在行程开始之前,我必须要为我们球队今年季后赛的表现好好鼓鼓掌。

我们队友在逆境中的爆发表现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我们打出了超出任何人预期的成绩,关键是我们这样的成绩还是在以一帮年轻球员为主的情况下,有两名核心球员倒下了,但是他们依然赢得了两个系列赛,而且就差一场比赛就可以杀入总决赛,这是最值得骄傲的,我现在依然认为我们本可以赢下和骑士的东区决赛,只不过没有在最后时刻完成一锤定音的进球。

勒布朗-詹姆斯的确是一名让人称奇的篮球运动员,看着他在赛场上的表现,简直就是难以置信,而我们能和骑士比赛打得如此胶着已经是一个好现象了,我已经迫不及待要上场想和詹姆斯过过招了。

但我为这支球队所取得的成就感到开心,这充分体现了我们球队的能力,除了有几次我要回印城参加训练,我都会前去现场给他们加油,说实话我也想感受一下东决的气氛,我们的球迷非常棒,加上主唱的灯光秀,会让你非常期待下个赛季在这里打球。

上个赛季的优异表现有理由让我们对下赛季绿军的前景充满信心。

我也和欧文谈过了,他恢复也很不错,预计也很快就能恢复训练了,我们相约下赛季要和他们一起上场比赛。

去年我在训练看到罗齐尔、杰森-塔图姆以及杰伦-布朗后就认为这些球员非常不错,只需要有更多的经验,现在他们已经有了非常宝贵的经验,所以我们下赛季一定会更加出色。

或许也有人会在一场比赛表现不佳,但是其他人总会挺身而出,三个、四个甚至五个,他们能够扛着你前进,我们的主帅史蒂文斯,非常清楚该如何把我们放在正确的位置,如何让球员在队伍中发挥最大的作用,对他我是充满信心。

而这批球员不会自私,他们不会有太多自我,一切以团队为重,我们将会齐心协力去夺取总冠军,只要大家都能齐心协力,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了。

本文系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