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冬奥会中国军团战力分析,平昌冬奥会开始

作者:红世一足668614    发布时间:2020-01-06 03:16    浏览:70 次

[返回]

平昌冬奥会大幕即将开启,作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的前哨战,中国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的竞技表现恰似风向标,具有一定参考价值。虽然中国冰雪健儿通过不懈努力,获得了比往届更多的参赛名额,然而中国军团在平昌的形势并不乐观,是近年来参赛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届。

2月6日,距离平昌冬奥会开幕还有3天时间,平昌冬奥组委会主席李熙范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冬奥会各项准备工作已就绪。此举标志着平昌冬奥会已经进入“读秒”阶段。

平昌冬奥会中国军团战力分析

新华社北京1月31日电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31日成立,82名运动员将出征韩国,参赛人数超过了4年前的索契冬奥会,参赛项目为历届最多。但客观而言,中国代表团的争金面并没有拓宽,重点项目都面临重重挑战,很难在平昌取得金牌和奖牌数的突破。

中国队冲金的任务仍集中落在了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和空中技巧队,具备夺牌实力的项目也仍然是上个周期偶露峥嵘的单板U型场地和速度滑冰。

此前,平昌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已成立,82名中国健儿将参加平昌冬奥会5个大项、12个分项、55个小项的比赛。中国体育代表团共有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壶等14支运动队,82名运动员中冰上项目和雪上项目各41人,男运动员36人,女运动员46人。

冰上项目较强

不过,中国军团仍然有一些新项目和新面孔值得关注和期待。流淌在几代中国冰雪健儿血脉中的顽强斗志和坚定信念,相信也将汇聚成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勉励中国冰雪健儿四年后在家门口实现“参赛也要出彩”的目标。

金牌大户短道速滑队连续三届拿到满额席位,但平昌之行却不容乐观,前有本方选手起伏不定本赛季战绩平平,后有韩国携东道主优势虎视眈眈野心勃勃。以往霸气四溢的女队近期表现差强人意,虽有三朝老将周洋坐镇,却已丧失绝对优势;男队武大靖一枝独秀,稳居500米世界第一,由他和韩天宇构成的男队双核,如果在临场发挥中表现出色,有望实现冬奥会短道男子金牌零的突破。

与上届索契冬奥会相比,中国体育代表团在扩大参赛项目上实现了较大突破,参赛项目为历届冬奥会最多。我国首次在1个大项、2个分项、10个小项上获得参赛资格。1个大项即雪车;2个分项即雪车、钢架雪车;10个小项即速度滑冰男子集体出发、速度滑冰女子集体出发、混合冰壶、自由式滑雪男子U型场地技巧、自由式滑雪女子U型场地技巧、单板滑雪女子平行大回转、跳台滑雪女子标准台、男子四人雪车、男子双人雪车、男子钢架雪车。

雪上项目孱弱

中国代表团在此前的历届冬奥会上总共获得过12块金牌,集中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和速度滑冰4个分项上,其中短道速滑占了9金。本届冬奥会中国军团的争金点主要集中在短道、花滑和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上,速滑取得好成绩的希望相对不大。目前,争金点共有五六个,按竞技体育的规律,一般有3个争金点最终可能会收获一块金牌。

花样滑冰有3对双人滑、2个男单、1个女单、1对冰舞获得参赛名额。2017年世锦赛双人滑冠军、隋文静/韩聪和四大洲新科冠军金博洋将领衔出征。这次是距中国花滑的上一枚金牌最近的一次,隋文静/韩聪能否战胜众多欧美强手,为中国花样滑冰夺得第二枚金牌成为此次征战焦点之一。花滑队总教练赵宏博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支年轻的队伍,11名运动员中有8名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不过备战情况比较理想,相信运动员能够把握自己,把握机会,滑出最好的状态。

中国体育代表团在此前的历届冬奥会上共获得过12枚金牌,集中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和速度滑冰4个分项上,其中短道速滑占了9金。作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前的“中考”,平昌冬奥会的战绩将成为4年后的风向标。然而,中国军团在平昌的形势并不乐观,冲金点主要集中在短道速滑、花样滑冰、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三个传统优势项目上。

今年国际体坛第一个重头戏——冬奥会将于2月9日在韩国平昌开幕,目前中国体育代表团已经最大程度拿到冬奥会参赛名额,这为中国健儿尽可能多地夺得冬奥奖牌,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更好地准备奠定了基石。

短道速滑历来是中国军团的夺金重点项目,本届冬奥会,中国队最多的争金点仍集中在这里。据国外某数据网站的平昌冬奥会预测,中国队可能在男子500米、男子5000米接力和女子500米三个项目上问鼎。也有资深业内人士认为,三个项目都有一定机会,但优势并不明显,数据虽然显示了过去比赛的获胜概率,但竞技体育的魅力就在于下一场比赛和前一场比赛之间没有明显的必然联系,尤其是大赛,对运动员的考验是全方位的。

王冰玉率领的中国冰壶女队成功通过落选赛获得平昌门票,第三次踏上冬奥会征程。与女队一起出征的还有平昌冬奥会新增项目、混双选手王芮和巴德鑫。他俩组成的中国队在2016年和2017年世锦赛分别获得亚军和季军,成为中国冰壶唯一直通平昌的队伍,有望扩大中国冰壶奖牌面。

图片 1

短道速滑面临冲击

在本赛季的短道速滑世界杯系列赛上,中国队表现平平,仅由武大靖夺下三金,女队深陷困境,劲敌韩国队则表现强势。作为平昌冬奥会东道主,韩国人对短道项目寄予厚望。再加上欧美好手环伺,更为本届冬奥会的短道速滑比赛增添了变数。

另外一支冰上金牌项目速度滑冰这个周期没有出色表现,索契冠军张虹和老将于静以及男队小将高亭宇此次平昌之行尚未发现突出夺牌点,在强手如林的奥运赛场上,拼出奖牌的机会虽有但不大。新增项目集体出发倒是可以静观结果。

短道速滑

2017年最后一天,中国短道速滑队在首体训练馆完成了为期3天的最后一次队内测试赛后,全队出征平昌冬奥会的参赛阵容打磨成型。

在花样滑冰项目上,中国队的争金点仍然是传统强项双人滑,冲金希望最大的重点选手则是世锦赛冠军隋文静/韩聪。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孙远富表示,从本赛季表现来看,隋文静/韩聪总体发挥不错,但他们的最大短板是没有参加过冬奥会,心理上要经受比较大的考验。1月中旬,隋文静因伤退出四大洲赛,据悉已无大碍。相信这对王牌组合能调整好心态,在冬奥会上发挥出最佳水平。

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是中国军团雪上项目的排头兵,在往届冬奥会的奖牌争夺上均有所斩获,但在韩晓鹏都灵摘得桂冠之后,却总是遗憾地与金牌失之交臂。伤愈复出的徐梦桃状态回升,不久前在世界杯总决赛中夺冠,职业大满贯只差一枚奥运金牌的她定会向冠军发起冲击。索契冬奥会铜牌得主贾宗洋和难度系数达到5.0的齐广璞都有争金夺银的实力,有望在平昌冬奥会上亮剑。

中国军团期待“虎口拔牙”

中国军团目前参加平昌冬奥会102个小项的国家队全部组建完成,各支运动队均在进行最后阶段的备战。自1980年首次正式组团参加冬奥会以来,在中国获得的12枚冬奥会金牌中,短道速滑占了9枚,中国短道速滑队每届都至少获得4枚奖牌,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队包揽全部4枚女子金牌,达到巅峰,4年前的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拿到2金3银1铜,这份辉煌的历史让短道滑速在中国冬奥军团中占据着重要位置。这次短道速滑仍是中国体育代表团在平昌摘金夺银的拳头。

在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上,随着老队员退役和一些伤病问题,女队近两年整体实力有所下降,只有个别队员有冲金能力。男队以两届世锦赛冠军齐广璞和索契冬奥会季军贾宗洋为中坚,加上新人和老将,整体处于世界第一集团。但是男子项目的国际竞争也异常激烈,具备冲金能力的一流运动员有10名左右。加上平昌冬奥会采用了新赛制,对运动员和教练员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单板滑雪U型场地是雪上的另一支劲旅,在世界赛场上屡有奖牌斩获。经历了两届冬奥会的磨砺,女选手刘佳宇、蔡雪桐都具备了冲击前三的实力,男选手张义威也具备冲击奖牌的实力。但是该项目职业化程度较高,世界杯并非欧美高水平选手的参赛重心,冬奥会的成绩很大程度上还要看临场发挥。

短道速滑无疑是最受国人瞩目的冬奥项目之一。作为中国冬奥项目的“王牌之师”,本届冬奥会上,由索契冬奥会银牌得主武大靖、范可新以及两届奥运冠军周洋领衔的中国短道速滑队依然被寄予厚望。

虽然遇到了不小的挑战,但中国短道速滑队仍拿到了全部8个单项、共20个满额参赛席位,这也是中国队自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以来,连续三届冬奥会拿到满额参赛席位。在这个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前4站比赛中,中国队获得4金2银2铜,这个成绩与表现并不算很优秀,因此仍能拿满冬奥会的参赛名额很不易。作为平昌冬奥会的东道主,韩国正是短道速滑项目的强队之一,占有天时、地利与人和的韩国队,肯定会给包括中国队在内的所有对手带来巨大的压力。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是,韩国人在平昌的夺金点不是很多,他们的重点集中于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两大项,这一形势迫使韩国人在短道速滑上更加咄咄逼人。

孙远富说:“中国具备一定优势的三个项目要么是打分项目,要么是偶然性非常大的项目。这样的特点决定了风险肯定大。我们要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据国外某数据网站对平昌冬奥会的预测,中国队可能在男子500米、男子5000米接力和女子500米三个项目上问鼎。但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队优势并不明显。在本赛季的短道速滑世界杯系列赛上,中国队表现平平,仅由武大靖夺下三金,而劲敌韩国队则表现抢眼。作为平昌冬奥会东道主,韩国人对短道项目寄予厚望,再加上欧美高手环伺,本届冬奥会的短道速滑比赛充满了变数。若想在宿敌韩国队和欧洲列强的“围剿”中寻找到获胜的良机,中国队必须拿出虎口拔牙的气势。

从今年世界杯分站赛看,曾在短道速滑项目上一向很强的中国女队,呈现出今不如昔的下滑趋势,目前中国女队的总体状况是:领军人物实力不突出,全队整体实力一般。女子3000米接力是中国队的最强项,但仍无冲金的绝对实力;过去的强项女子500米,现在却心中无底;而在女子1000米和女子1500米上,由于尖子运动员不突出,我们更谈不上什么优势。反观中国男队,在这个赛季进步很快,但说到奖牌争夺战,实则就一个武大靖能力突出,值得我们对他参加的男子500米和男子5000米接力给予期待,至于男子1000米和男子1500米两项很难看好。

由于底子薄、基础差,中国达到世界水平的冬季项目凤毛麟角,曾摘得冬奥会奖牌的只有5个分项。除了短道速滑、自由式滑雪、花样滑冰、速度滑冰之外,只有女子冰壶队在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上获得过铜牌。目前,中国女子冰壶队正经历新老交替,磕磕绊绊才拿到奥运入场券,新增的混双项目也没有绝对实力,都只能尽力而为。

纵观当前世界短道速滑的格局,较之上个奥运周期有了很大变化。欧美强势崛起,俄罗斯队整体水平明显上升,荷兰、意大利、英国以及北美的美国、加拿大队都实力强劲。东道主韩国队在女子项目上优势明显,在男子项目上也有较强的实力但并无绝对把握,再加上短道项目偶然性较大,赛场风云变幻,哪支队伍能够成为最终赢家将是最大悬念。

中国短道速滑队主帅李琰表示,困难的确很大,但关键就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全力以赴备战冬奥会。李琰说:“我们的最终目标是让队员在冬奥会时调整到竞技状态的巅峰,因此每天都有细节目标,需要每个人逐渐积累才行。”世界杯4站分站赛,中国队拿到4金,而韩国队则是15金,而且中国队在8个单项上仅有一项占据第一。而且,像女队范可新这样的不少运动员,在世界杯赛中经常因犯规被取消成绩,这说明自己实力还是有所欠缺。在今年亚冬会上斩获500米冠军的18岁小将臧一泽是不错的新人,但在世界杯上海站比赛中遭遇脊椎压迫性骨折而无缘平昌冬奥会。李琰表示,不光是韩国队很强,随着短道速滑项目在世界范围内的逐步发展,各个国家和选手之间的水平越来越接近,目前男队阵容比较稳定,但女队阵容还有一些变故。

单板滑雪U型场地队经过两届冬奥会的磨砺,已经具备了更强的整体实力,有望在平昌实现奖牌突破。女子两位世锦赛冠军刘佳宇和蔡雪桐都具备了冲击世界前三的能力和水平。刘佳宇本赛季状态尤佳,夺得两站世界杯冠军,且难度动作发挥较为稳定。现年25岁的她在温哥华冬奥会上名列第四,失意索契之后,憋了一股劲要在平昌捅破窗户纸。男子方面,张义威也有机会冲击前三。不过,该项目职业化程度较高,欧美的一些高水平选手没有把参赛重心放在世界杯赛中,因此冬奥会的成绩很大程度上还要看临场发挥。

空中技巧

花样滑冰要看双人滑

中国军团目前的5个冬奥奖牌分项只占到冬奥会15个分项的三分之一,而在申冬奥成功之前,有三分之一的冬奥会小项甚至没有开展。2015年夏天申冬奥成功之后,中国冰雪运动走上了“恶补短板”的快车道,到2017年5月,平昌冬奥会的102个小项全部建成国家队,跨出了2022年力争全面参赛的第一步。

12年后能否“金”梦重温?

花样滑冰是中国冬奥军团的另一个支点,但面临的竞争形势同样激烈。中国花样滑冰队取得了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4个单项、共7个参赛名额,分别是双人滑3个、男子单人滑2个、女子单人滑1个、冰上舞蹈1个,将有11名运动员参赛。双人滑隋文静和韩聪的组合最具实力,作为世界冠军,他们近几年进步突出,尤其本赛季他们重塑的《图兰朵》一亮相就震撼冰坛。进入赛季后,他们夺取了中国站和日本站两个冠军,然而在总决赛中未能如愿夺冠,比赛中出现的明显失误让人担忧他们在平昌的状态与稳定性,这也表明隋文静和韩聪没有绝对实力夺下冬奥会双人滑金牌。和当初申雪/赵宏博时代的《图兰朵》依靠较高的技术动作难度取胜不同,如今的隋文静与韩聪身材不是很高大,动作难度也并不高,在托举和抛跳方面没有那么高飘,所以,他们的特长是落冰流畅稳定,寻求在艺术表现力上做文章,这就要求他俩必须要在技术和艺术的结合上达到相当完美的境界才有望取胜。

短短几年,通过加大投入、科学训练、请进来走出去和跨界跨项选材等措施,一些项目在低起点和零起点上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女子跳台滑雪、雪车等项目第一次进军冬奥会。单板平行大回转的臧汝心、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的张可欣等年轻队员甚至已经在洲际和世界级比赛中夺得过冠军。

从1998年长野冬奥会开始,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项目就一直是中国军团在冬奥会上稳定的奖牌争夺点。20年之后的平昌冬奥会,中国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徐梦桃、贾宗洋、齐广璞,都有望在平昌争金夺银。

目前在双人滑项目上,德国一对组合实力不弱,比赛经验丰富,技术水准很高,一旦德国组合的艺术表现力同样不俗,那么隋文静和韩聪将面临更大的挑战。中国花样滑冰队总教练赵宏博日前为此特邀著名导演张艺谋出手,从艺术性上指点隋文静和韩聪,以此带动他们在这方面有所提升。

雪车项目的突破则是跨项选材的成果,即将出现在平昌冬奥会赛道上的中国“车手”几年前还都是田径等项目运动员。在短短两年半时间里,通过数次跨项选拔组建队伍,聘请外教,从零基础到走上正轨,再到世锦赛进入决赛轮,洲际杯取得奖牌,进而在门槛更高的世界杯上完成比赛、取得名次,并夺得冬奥会参赛资格,中国雪车的进步令国际雪车联合会大为惊叹。

作为中国女子空中技巧的领军者,徐梦桃已经拿遍了各项国际赛事的冠军,她的运动生涯只差一枚冬奥会金牌,平昌将是她第三次参加冬奥会的角逐。本赛季她克服伤病,蝉联了世界杯总决赛冠军,更难能可贵的是在本赛季世界杯鹿谷站的比赛中,她时隔8年再次做出了4.025难度的向后翻腾三周转体1080度的动作,一举拿下了114.21的高分。随着冬奥会的来临,她的状态也调整到了最佳。

据悉,隋文静和韩聪目前在成套动作中还保留了小秘密,准备届时在冬奥会赛场上放大招。不过,这个小秘密届时能否起到作用,还要看此前他俩的技术和艺术方面表现是否无可挑剔才行。当然,在主力承担压力的同时,中国另一对双人滑年轻选手于小雨/张昊就可以在压力不大的情况下登场,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挥,但无论如何,他们还不具备冲击金牌的实力。

平昌冬奥会,中国观众将能在更多的赛场上看到中国选手的身影。也许他们很难取得靠前的名次,但他们已经用拼搏告诉世界“我来了”,也为四年之后的北京冬奥会打下基础。

中国男子空中技巧队也是人才济济。作为2014年索契冬奥会铜牌得主,贾宗洋在索契冬奥会后因为伤病陷入低迷,随着平昌冬奥会的临近,他重新找回了状态。在2017年12月进行的世界杯崇礼站的比赛中,贾宗洋几次出场都完美落地,一举夺得三个冠军。此外,曾被誉为“世界难度第一人”的齐广璞近期状态也不错。有分析认为,中国男队在平昌再夺金牌的可能性甚至比女队还要大。

至于其他单项,男单的金博洋值得期待,只可惜近期他没有参加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总决赛,原因是他的脚踝出现了问题,教练组决定为避免伤势扩大,同时潜心修炼,金博洋不参加冬奥会前的所有比赛,这让他在平昌的发挥无法预料。即便是金博洋能发挥出较高水平,也未必能夺取奖牌。

国际奥委会委员杨扬表示,要对体育规律有正确的认识。“原本就薄弱的冬季竞技体育项目,不是一重视就能翻身的,它需要一个过程,从运动员选拔到培养,都需要时间,甚至2022年出成绩时间上都是很紧张的。”

图片 2

冰雪项目都须放手一搏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高志丹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中国冬季运动还是处于“厚积”的阶段,既要看平昌的成绩,也要看为2022年奠定的厚实的基础。“作为下届东道主,我们要谋求亮点,更要打出士气和信心。”

花样滑冰

人们还记得4年前张虹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取得速度滑冰金牌零的突破,但此后她饱受膝伤困扰,也更换了教练,本赛季不管是女子500米,还是女子1000米,张虹都未能进入前8名,至于其他选手实力更加一般,平昌难以指望有突破。冰壶项目,中国队王芮、巴德鑫的混双拿到了冬奥资格,中国男队未能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中国女队则通过落选赛搭上末班车,获得了冬奥会资格。当下中国冰壶队正处在新老交替阶段,队员尚未成熟,若想在平昌冬奥会夺取佳绩很难。

双人和男单有望双双突破

从总体看,中国冬奥体育代表团仍是冰强雪弱,在雪上诸项中,可称强项的有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目前中国队已拿满男女各4个参赛资格,齐广璞、贾宗洋、徐梦桃等人将向奖牌发起冲击。这个项目的特点是偶然性很大,光是落地不稳这一项就能让运动员前功尽弃,因此只能寄望于中国健儿临场有出色发挥。

花样滑冰一直是中国军团在冬奥会上的重要夺金点,本届冬奥会, 2017年世锦赛双人滑冠军隋文静/韩聪和素有“四周跳小王子”之称的金博洋将领衔出征。

单板滑雪U型场地是另一个中国雪上项目有希望冲击冬奥会奖牌的单项,中国队至今在冬奥会上已参加3次这个项目的较量,最好成绩是刘佳宇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获得的女子第四名。这次中国女队刘佳宇和队友蔡雪桐也拿到了平昌冬奥会的入场券;中国男队的张义威也争取到了一个参赛名额,从实力上看,中国单板U型场地成绩近几年有所上升,但不具备冲击奖牌的实力。

在花样滑冰上,中国队的争金点仍然是传统强项双人滑,冲金希望最大的是世锦赛冠军组合隋文静/韩聪。从本赛季表现来看,隋文静/韩聪总体发挥不错,但他们的最大短板是没有参加过冬奥会,心理上要经受比较大的考验。

至于其他雪上项目,中国队没有优势。中国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队的目标是重在参与,刚组建的自由式滑雪双板U型场地队的目标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平行回转单项,女队宫乃莹拿到了平昌冬奥会参赛资格,女队另外一名队员臧汝心和中国男队的毕野也进军了平昌冬奥会,但目标都是与自己相比,重在参与和锻炼。

2月15日农历大年三十,隋文静/韩聪将向冬奥会金牌发起冲击。他们能否继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申雪/赵宏博后,为中国花样滑冰夺得第二枚金牌,将是此次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比赛最大的看点之一。

至于冬季两项和越野滑雪,中国队很难在冬奥会赛场上有所作为。高山滑雪所有子项均是中国队的弱项,中国队只获得了国际滑雪联合会分配给我们的男女各一个参赛名额。至于国人喜欢的冰球项目,中国男队和女队均未获得平昌冬奥会参赛资格。无论如何,中国军团这次赴平昌的总体目标是全力冲击2018年平昌冬奥会,同时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积蓄力量。本报记者 孔宁

男单方面,金博洋已连续获得两枚世锦赛的男单铜牌,并在刚刚结束的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上以超过300分的突破性成绩夺得个人职业生涯首冠,他将力争为中国队拿到一枚奖牌。

此外,速度滑冰和冰壶项目与上届冬奥会相比,整体实力有所下降,在本赛季的世界杯赛中,索契冬奥会速滑女子1000米冠军张虹因为膝伤困扰状态平平,但她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运动梦想。单板滑雪U型场地队经过两届冬奥会的磨砺,已经具备了更强的整体实力,有望在平昌实现奖牌的突破。女子方面,两位世锦赛冠军刘佳宇和蔡雪桐都具备了站上冬奥会领奖台的能力和水平。男子方面,张义威也有机会冲击前三。他们最终成绩究竟如何?还要看临场发挥。

应当看到,中国军团目前的5个冬奥奖牌分项只占到冬奥会15个分项的三分之一。2015年北京申冬奥成功之后,中国冰雪运动走上了“恶补短板”的快车道,到2017年5月,平昌冬奥会的102个小项全部建成国家队,跨出了2022年力争全面参赛的第一步。

短短几年,通过加大投入、科学训练、请进来走出去和跨界跨项选材等措施,一些项目在低起点或零起点上取得了历史性突破。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女子跳台滑雪、雪车等项目第一次进军冬奥会。

雪车项目的突破则是跨项选材的成果,即将出现在平昌冬奥会赛道上的中国“车手”几年前还都是田径等项目的运动员。

平昌冬奥会,中国观众将能在更多的赛场上看到中国选手的身影。或许他们很难取得靠前的名次,但他们已经用拼搏告诉世界“我来了”,也为4年之后的北京冬奥会打下了厚实的基础。

搜索